站長專題 漢劉健康文化 進站必讀

TOP

四代人守护红军坟76载 曾多次与村民发生冲突
2010-07-10 20:27:35 来源:本站整理 作者:网络
】【繁体】【 】【浏览:1119次 】【评论:0条】

    故事导读:这个故事跨越70余年。1930年,23岁的红军战士战死丰都,当地一村民捐出为自己准备的棺木,将红军战士葬在自家菜园里。因为一句承诺,此后,这家人及他们的后代,像守护自己的祖坟般,守候这座红军孤坟76年。

  一句嘱托,一句承诺,76年,守望的是一种信念;76年,守护的是一种精神!

  ■守空坟---雷家并没因为这成了空坟而放弃守候和照顾

  1月4日下午,冬天的丰都栗子寨显得特别荒凉。枯黄的野草布满山头,连半山腰上农民的菜园也没了往日的生机。

  双石滚村5组村民雷有知家的菜园所在地叫斑竹林。菜园周围堆着一座座坟头,大多因年久失修而显出一种无以名状的凄凉。唯有菜地里那座用大条石砌成的坟头上,枯黄的杂草不知被谁铲去,显露出新鲜的泥土,墓碑也不知被谁擦拭得干干净净,可清晰看到上面镌刻着“二路红军李占成烈士之墓”的字样。

  李占成是谁?周围村民都知道———1930年,涪陵人李占成所在的二路红军与当地地主武装激战。在这次战斗中,年仅23岁的李占成不幸牺牲,永远留在了丰都县栗子乡。

  “这座坟其实是空的。”雷有知的妻子黄国芳说,早在2003年,丰都县栗子乡政府就将李占成的遗骨迁至离此5公里的乡烈士陵园。但3年来,雷家并没因为这成了空坟而放弃守候和照顾。从1930年起的70余年里,雷家前后4代20余人,一直像守护祖坟般守护着这座红军孤坟。

  76年前,雷有知的祖祖刘氏曾答应李占成的战友,要照顾好这座坟。刘氏临终前,嘱咐儿子;儿子临终前,又嘱咐儿子……就因为这个承诺,这声嘱托,雷家4代人守了76年。

  ■一句嘱托---红军临走前托刘氏照看好李占成的坟墓,刘氏一口答应了

  一切要追溯到1930年。据《丰都县志》记载,当时的栗子乡是四川省二路红军革命根据地。这年4月2日,中共四川省委军委书记李鸣珂领导的游击队,在涪陵地区罗云镇改组成四川二路红军,4月6日从涪陵向丰都进发,一路激战。

  5月12日凌晨,红军游击队登上栗子乡栗子寨。傍晚,二路红军政治部主任周晓冬和几名战士抬着一个战士的遗体,来到栗子寨山脚下的斑竹林。这个战死红军就是李占成。

  周晓冬想将李占成就地安葬,可问了好多户村民,都没找到现成的棺木。天渐渐黑了,周晓冬只能就这样将战友安葬。正准备挖坑时,一名姓刘的农妇主动找到周晓冬:“你们把这名红军战士埋到我家菜园吧,有现成的棺木。”

  棺木本是刘氏为自己准备的。刘氏让周晓冬将红军战士遗体埋在自家菜园,她说,红军死后不能没有棺木,菜园就在屋后,便于照顾。

  刘氏的孙子雷其生当时才两岁。他告诉记者:“两岁的事记不清了,但从小奶奶就给我讲李占成的事,我记得特别清楚。”雷其生说,奶奶告诉他,李占成入棺时,浑身血肉模糊,全身被砍了7刀,有一刀深入脑部。

  因为担心被人破坏,李占成的坟不敢刻碑文,当时只能随便堆个坟头。安葬好后,周晓冬抓了把银圆给刘氏,她坚决不收。因要赶路,还要打仗,部队不能在栗子寨久呆,周晓冬临走前托刘氏照看好李占成的坟墓。刘氏一口答应:“你们放心,那是我的菜园地。我家虽穷,但一定会守护好红军坟。”

  ■代代相传守护---雷其生嘱咐自己其他几个儿子,一定守好红军坟,哪怕这已是座空坟

   每逢春节、清明和李占成的忌日,刘氏都会带着一家老小到坟前烧纸敬香,平日更是倍加小心维护。雷其生说:“每次上香,奶奶总要对我们说‘这是座红军坟,他没有亲人,你们要像对自己的祖坟一样守护’。其实这句话我们早就记在心上了,可她常常重复。”

  1950年,刘氏让后人为李占成刻下墓碑,不久,刘氏就去世了。临终前,她将后人叫到床边,再次嘱咐那句话:“你们要像对祖坟一样守护红军坟。”刘氏去世后,她两个儿子雷福国和雷福晋承担起了守护重任。

  上世纪70年代,雷福国和雷福晋相继去世,临终前,他们将当年母亲嘱咐他们的话传给了自己的孩子。雷其生就是雷福国的大儿子,他一直在斑竹林陪着红军坟生活到2003年,直到红军坟迁走,他才随自己的大儿子雷志强到山外生活。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,雷志强参军转业后就分在丰都高家镇政府上班,他一直要父亲和自己一起住,可雷其生不愿意,他不想丢下那座红军坟。坟迁走了,他才放心离开,临走时,雷其生嘱咐自己其他几个儿子,一定守好红军坟,哪怕这已是座空坟。

  年过六旬的雷有知是雷福晋的孙子,他现在仍住在以前刘氏住的老房子里,红军坟就在他家屋后的菜园地里,每到清明,他都要带全家到坟前烧香培土,铲掉杂草。雷有知的妻子黄国芳回忆:“以前家里穷得买香烛的钱都拿不出,雷家老人的坟都埋在附近,每到清明,我们作后人的都得一个个去祭拜。记得有次我们花1块多钱买了点纸钱和香烛,根本不够分,这时,我屋头那个(指雷有知)发话了,说无论如何也得先照顾好红军坟,否则老人们在天上也不会安心的。”

  1994年,见李占成墓碑上的字已风化得不成样子了,刘氏的第4代后人(即曾孙雷志强和他的同姓兄弟们)出钱出力,重新刻了一个墓碑,并用大条石重新修砌坟墓,这就是记者见到的那座红军坟。

  ■护坟---多次和村民发生冲突

  说起这座红军坟,附近村民印象最深的就是雷其生已故的妻子敖德珍,因为她常常为这座坟与村民闹矛盾。

  1985年的一天,敖德珍无意间发现,红军坟一角竟然塌陷下来,原来是附近一村民因为自己地里土薄,就近将坟上的土刨到自己地里。敖德珍当即拖起锄头就跑到那个村民家,和对方大吵了一架。丈夫雷其生回忆:“当时,那村民说人都死了这么多年,又不是你屋头哪个,铲点土有啥子?气得她回来哭了好一阵子,说对不起我奶奶的临终嘱咐。后来,我和她一道将坟重新砌起来,她才安心。”

  2003年,栗子乡政府要将李占成的红军坟迁往乡里的烈士陵园,雷家后人一开始不答应,政府领导作工作后,他们才同意迁坟。“这么多年,我们都习惯将它当成祖坟,雷家对这座坟有感情。”

  坟迁走后不久,双石滚村要修村公路,又有人打起了红军坟上那些大青条石的主意,想把这些条石拿去修公路路基。等雷有知和雷其生赶到时,条石已被掀起一块,这次,雷家和村民再次发生冲突,最终将坟墓还原。“在我们心目中,这不是一座空坟,就是我们的祖坟,不管里面有没有红军的遗骨,我们都得保护下去。”

  多年来,雷家后人也四处打听李占成的亲人,无果。只打听到李占成是涪陵罗云镇人,独子,家里穷,父亲给地主当长工,母亲替人洗衣服。二路红军组建时,李占成主动要求参加,考虑到他是独子,又年轻,司令部一开始不同意。李占成再三要求,后来是父母送子参军,二路红军才接纳了他。没想到参军不到两个月,就在栗子寨一战中壮烈牺牲。

  ■守的不只是坟---“我们守护的是一种精神”

   58岁的雷志强是刘氏的曾孙,这座红军坟影响了他和他的兄弟们一生。

  “从小就听爷爷奶奶和父母说起这座坟,对红军特别崇敬,我从小的理想就是参军。”但他的参军路并不顺利,也是因为这座红军坟。

  1969年,雷志强的参军申请没有被批准,因为有人诬陷他的父亲雷其生,说是他杀死了李占成。雷其生四处申诉,后来,经过多方调查,当地政府才还他个公道。“李占成战死时,我爸爸才两岁,怎么会是凶手?”

  直到第二年,雷志强才被批准入伍,到1985年转业时,他因为表现好,已是成都军区某校的军事教官。受红军坟和哥哥的影响,雷志强的弟弟雷万平也于数年后参军入伍。

  2003年,红军坟迁走后,雷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落感。每逢春节、清明及李占成的忌日,他们都会赶回栗子乡斑竹林,跪在自家祖坟和这座空的红军坟前,默默奉上香烛、纸钱。

  “守护已经成为一种习惯,到我们这辈,我们守护的就不仅仅是这座坟,更多的,则是一种红军的精神,奉献、无私、真诚、不怕苦不怕累……”雷志强已是儿孙满堂,他像他父亲当年那样,给孩子们讲红军的故事,每年带着3岁的小孙女回老家祭拜红军坟。雷志强说,他会这样一直坚持下去。

65
Tags:红军坟 村民 冲突 责任编辑:粤-刘爱民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<---分享请点图标
上一篇中华龙与西方龙 下一篇中国最美的六大乡村古镇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 

中华人民共和国信产部备案编号: 粤ICP备14039164号
Powered by qibosoft V7.0 Code © 2003-2012 qibosoft .
站长:粤惠州刘爱民 联系方式:liuaimin@qq.com QQ:33567224 微信:elsanlau
Copyright © 2003-2015漢家劉氏网 & http://www.liu-home.com ™. All Rights Reserved

2003.01.01---2015.01.01=12 ye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