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長專題 漢劉健康文化 進站必讀

TOP

汉武帝为何治国用酷吏(二)
2016-02-27 10:26:53 来源:汉刘网 作者:刘思龙
】【繁体】【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2/2/2 】【浏览:1843次 】【评论:0条】

 攘外必先安内,汉武帝自然明白这个道理。要想平定四夷,与匈奴展开持久战,甚至远征西域敌国势力,就必须安定内部。谨防诸侯以及地方豪强盗贼势力趁机窜起,祸害地方,甚至颠覆国家。酷吏便承载着这样一个使命。

 郅都,景帝时为中郎将,史称他“敢直谏,面折大臣于朝”“勇有气,公廉,不发私书,问遗无所受,请寄无所听。”“致行法不避贵戚,列侯宗室见都侧目而视,号曰“苍鹰”。后来临江王一案,他秉公守职,不给临江王私递信件,导致临江王焦虑自杀,被窦太后怀恨在心,强行杀了。可见外戚势力是高于法律的,可以随便用人情债杀人,连皇帝都无法阻止这个“规矩”。哪怕郅都只是秉公秉职。

 赵禹,丞相周亚夫的掌史,为人廉洁高傲,史称“府中皆称其廉平”“禹为人廉裾”。后与张汤修汉律,他不往官场圈子里扎,也不结党营私,更不接受朝中拉拢和旁人行贿。周亚夫说赵禹这个人本质是好的“极知禹无害”,但文理心特重,凡是特爱咬文较真,难免死心眼小心眼,所以周亚夫又说“然文深,不可以居大府”,不能掌大权。汉武帝时跟文帝的罔疏政策不同,恰恰需要从修补律令,严格法制入手,故赵禹得到重用,跟张汤共事。赵禹工作上也鞠躬尽瘁,“武帝时,禹以刀笔吏积劳,迁为御史。”常因为一意孤行被废用,后来皇帝实在嫌他直肠子,就把他调到燕国当丞相去。最后因言行悖乱被免职,终老于老家。

 尹齐,汉武帝时的御史,与赵禹张汤一样是文吏。“事张汤,汤数称以为廉。武帝使督盗贼,斩伐不避贵埶”为人廉洁,不畏权贵。任用为关都尉,威名超过宁成。又被提拔为中尉。然而这个人行事太偏,用的人都很无能。故而“以故事多废,抵罪”根本没法治理地方,失职被免官。后来又复为淮阳都尉,这个时候尹齐积极了许多,“所诛灭淮阳甚多”。他病死后,仇家想烧了他的尸身,他妻子逃了,后来回家把他埋葬了。尹齐家里的财物还不值五十金。可见汉朝治理地方风险很大,不用武力往往无法治理。一旦治理,不论你是贪官还是廉吏,一概会有报复事件发生。

 赵由,一个典型的超级官二代。他的父亲赵兼是淮南王的舅舅,在周阳有封地,是周阳侯。位居列侯。估计是为了标榜自己的显赫身份,故意仿古时贵族以封地为氏的传统,赵由改了姓氏,以周阳为氏,取名周阳由。且“由以宗家任为郎,事文帝。”他是三朝之臣,直到武帝朝仍居二千石。司马迁说这个人“所爱者,桡法活之;所憎者,曲法灭之,所居郡,必夷其豪”,是当时二千旦的官员里最暴戾的。由于赵由的显赫身份,加之都尉和太守是互相制衡的,以致“为守,视都尉如令;为都尉,陵太守,夺之治。”更不用说跟他同级的官吏。后来与太守胜屠公争夺权力,互相告发,胜屠公自杀而死,赵由弃市。

 宁成,景帝时期的郎谒者,后任济南都尉。为人有气魄,敢于凌驾长官。其实凌驾的也没别人,就是大名鼎鼎的郅都。史载这么一件事:“稍迁至济南都尉,而郅都为守。始前数都尉步入府,因吏谒守如县令,其畏都如此。及成往,直凌都出其上。都素闻其声,善遇,与结驩。久之,都死,后长安左右宗室多犯法,上召成为中尉。其治效郅都,其廉弗如,然宗室豪杰人皆惴恐。”从“都素闻其声,善遇”可见,宁成还是一个比较干练有胆识的人,否则以郅都高廉刚直的性格,不可能对其善遇。宁成办事干练老辣,升为内史。但得罪的权贵太多,史称“武帝即位,徙为内史,外戚多毁成之短,抵罪髡钳”故而获罪。别人对他恨到什么程度呢?当时官至九卿的很少用刑,等到宁成被降罪,却身披重刑。以至他自认铁定活不成了,于是“乃解脱,诈刻传出关归家”,逃回家里,并扬言:“仕不至二千石,贾不至千万,安可比人乎”欲图东山再起。他变卖家产,雇佣贫民,当起了土财主。躲了几年又适逢大赦,家产累计达数千万。却不知低调,反而“为任侠,持吏长短。出从数十骑。其使民,威重于郡守。”由于大赦,武帝没再逮捕他。宁成自从逃回家乡后,手下数千家徒,威重于郡守,势力超过了官府,本身已有了豪强的影子。故汉武帝“欲以为郡守”,想通过让他当郡守控制他,但这个人任九卿时得罪的中央官僚太多,公孙弘立马跳出来说他不适合治民。汉武帝只好“拜成为关都尉”,给他这么一个武职,利用他的“威重”监督出入关者。过了一年多,“关吏税肄郡国出入关者”果然都老实了。司马迁引用了一个谚语“宁见乳虎,无直宁成之怒”,借喻夸张宁成的效果。然而后面的文吏尹齐亦“迁关都尉”,却“声甚于宁成”,酷吏声名还超过了宁成。反观尹齐只是个“轻齐木彊少文”“以故事多废,抵罪”,廉洁到家里不值五十金的老实人。说明宁成的所谓威重不过是有人肆意夸张。

 义纵。对付盗贼的最好办法,就是以盗治盗。所以有义纵这么一号人。

 义纵能被启用还要感谢他姐姐,他的姐姐懂医术,负责给汉武帝的母亲王太后看病,颇得宠幸。太后问她兄弟之中有没有做官的。这本是一个好机会,她却说只有一个弟弟,但品行不好,不能为官。王太后就跟武帝说了这事儿。武帝二话不说拜义纵为中郎。

 义纵年轻时候做过强盗,要不是因着他姐姐发迹获宠,估计还在绿林之中。汉武帝对他姑且算招安。上来就拜为中郎并兼着上党郡的中令一职。其治理倒是果敢,执法从不纵容,甚至达到“县无逋事,举第一”的成效。后来提拔做长安令,史称“直法行治,不避贵戚”,如何“不避贵戚”呢?“以捕按太后外孙修成子中”王太后是他的引路人,其外孙犯法照样被义纵抓捕了。不包庇亲故,“上以为能,迁为河内都尉”,又前往河内治理。河内本是一个民风彪悍,豪党横行的地方。结果义纵“至则族灭其豪穰氏之属”,“河内道不拾遗”。汉武帝知道了必定大喜,于是年轻时跟他一起当过强盗的张次公也被招安了。并且“以勇悍从军,敢深入,有功,封为岸头侯。“

 前面说到,宁成自从变卖家产发家致富后,成了累财千万的地方豪强,徒众甚多,呼风唤雨。汉武帝表面对他有所宽容,甚至重新启用,但并不代表会放任其这样一个官僚豪强。义纵马上就因为治理有功,从河内迁为南阳太守。顺理成章的有了“闻宁成家居南阳,及至关,宁成侧行送迎,然纵气盛,弗为礼。至郡,逐按宁氏,破碎其家。成坐有罪,及孔、暴之属皆奔亡,南阳吏民重足一迹”这一重大事件。这是巧合吗?并不,这是一次非常有针对性的打击宁成势力的调遣。倘若宁成“威重于郡守”,“如乳虎”,治他必用“气更凌”者。而“闻宁成家居南阳,及至关,宁成侧行送迎,然纵气盛,弗为礼”也说明宁成并非传言夸张的“必陵其长吏”,他对义纵“侧行送迎”,百般礼遇和讨好。然而他并不知道义纵是专门来惩办他的,义纵的“气盛”“弗为礼”只不过是种信号。

 从承办宁成来看,义纵治吏不吃地方贿金,不买人情帐。这也是汉武帝继续重用他的原因。

 譬如汉军数次从定襄出发,致使定襄吏民多借机作乱,义纵又被遣为定襄太守,前往治理,于是“掩定襄狱中重罪二百余人,及宾客昆弟私入相视者亦二百余人”,抓获两百多名重犯,以及试图行贿枉法的罪犯宾客及“兄弟”二百余人,总共惩处了四百余人。至此,本来奸猾的刁民也都畏惧义纵,协助义纵加强吏治。倘若问为何汉武帝连连征兵出战,却能维持社会稳定,义纵给出了答案。

 从治理地方到打击假币,义纵行事干脆老练,绝不姑息,史称“鹰击毛挚之治”,“纵廉,其治效郅都”,可见其能力和为人是有几分成色的,也一路受皇帝提拔。

 不止如此,义纵还能弹压其他酷吏的恣意妄为。“义纵为内史,惮之,未敢恣治。”有义纵在,其他酷吏如王温舒也不敢造次。

 义纵有没有小辫子?有没有得罪人呢?肯定有。“至冬,杨可方受告缗,纵以为此乱民,部吏捕其为可使者。”有人控告他。面对自己的家产被调查,义纵没表现出大义凌然的“纵廉”,反而以“扰民”为由,部属衙吏私自逮捕杨可的使者。最后按违诏抗令弃市处死。

 义纵毕竟是强盗出身,不可能没敛财之心。他的廉,与郅都的廉,及尹齐的“家直不满五十金”还不能相提并论。“纵廉”只是说他不好受贿,并不代表他不聚财。所以义纵最终栽在告缗上。

 司马迁对义纵这个人倒是含有些政治同情心,因为司马迁抵触告缗政策。司马迁在酷吏列传中描述的人都是有意的。一是用来讽刺汉武帝用人参差不齐,引出他喜欢和他讨厌的人物命运。通过“其治效郅都,其廉弗如”的宁成,对比“纵廉,其治效郅都”的义纵,坦白他对告缗政策的抵触。故以义纵这样一个酷吏,营造一种正反两讽。以酷吏攻讦汉武帝,以酷吏最终死于酷吏讽刺酷吏。所以司马迁描述义纵时多书“直法行治,不避贵戚”,“至则族灭其豪穰氏之属,河内道不拾遗”等正面功劳,描述宁成时则极尽渲染“威重于郡守”,“其治如狼牧羊”,“乳虎”,“其暴如此”然通过宁成对义纵的态度,以及文吏尹齐酷名比宁成还重的矛盾上,露出了酷吏多被文字渲染的马脚。

 司马迁在义纵死后,阴阳怪气的插了一句“后一岁,张汤亦死”,不过是言有报泄之意。因为以司马迁受腐刑的心理来看,他特别讨厌好刑的酷吏,更讨厌修刑法的文吏,譬如张汤。

 王温舒,是一个严重痴迷执法效率和执法成绩的酷吏。这家伙年轻时当过盗墓贼。后以治狱事张汤。因击杀盗贼甚多,升为广平都尉。王舒温绝对是“使功不如使过”理念的信徒。他上任后,就任用犯有罪过的豪强为吏,让他们去抓捕当地盗贼,如果做事积极,就不问其死罪,如果敢有所回避,不尽意击捕,便连带其家人一并问罪。结果“齐赵之郊盗不敢近广平,广平声为道不拾遗。”达到了路不拾遗的治理效果。汉武帝听说后,便把他调往河内,任河内太守。

 王温舒居广平时,便知河内郡以豪奸盘踞闻名。因此一到任便大烧一把火,自设驿站,从河内排到长安,专门快报剿匪锄奸的进程。以致“捕郡中豪猾,相连坐千余家。”九月上任,到了十二月份已经“郡中无犬吠之盗。”然王温舒意犹未尽,击捕盗贼到旁郡,却适逢春季来到,不得用刑事。感叹若冬季再延续一个月,就能逮到盗贼了。

 为何王温舒如此痴迷执法效率和执法成绩?因为当年与他一同调往河内郡的还有河内都尉义纵。王温舒与义纵一直有竞争关系。如“后会更五铢钱白金起,民为奸,京师尤甚,乃以纵为右内史,王温舒为中尉。温舒至恶,所为弗先言纵,纵必以气陵之,败坏其功。”在造假币案上王温舒不与义纵配合,往往独自办案,义纵也反过来拆王温舒的台。

 可见汉武帝同时用两大酷吏治理河内郡,是决心要铲除河内郡的奸豪盗贼。义纵治理下的“河内道不拾遗”应有王温舒的功劳。司马迁为此专批王温舒“其好杀行威不爱人如此”虽不无道理,然仅以河内郡的作为来看,这话未免有失公平。毕竟义纵同样“至则族灭其豪穰氏之属”,司马迁却回避了这个评价。

 自河内郡王温舒与义纵双管齐下,打造了道不拾遗之后,又迁为中尉。迁为中尉是基于之前的中尉尹齐“轻齐木彊少文,不能为治,以故事多废,抵罪。”尹齐无能失职,王温舒补了上去。他俩都是张汤的旧部。

 王温舒当上中尉后,自然还是运用他那一套吏治心得。然而义纵也同时被迁为内史,对王温舒起到了制约。史称“义纵为内史,惮之,未敢恣治。” 基于的正是“纵必以气陵之”的魄力。

 义纵和王温舒在打击豪强盗贼的积极性上是不分上下的,但为人上就有了差距。义纵虽霸道残酷,但尚有大体,基本保持廉洁和职业操守。且不勾结权贵,不结党营私。王温舒做不到这一点。

 义纵死后,王温舒立刻跋扈嚣张起来。尽数罔罗了豪恶吏,以“苛察淫恶少年”,兴告奸,“置伯落长以收司奸”为手段,打造他的法网。同时,义纵的死、宁成的身败名裂也给了王温舒“做人”的经验,就是一定要妥善处理跟权势者的关系。对没有实权的人,哪怕是贵戚也不放在眼里。遇到有实权的人,犯了罪也不要妄动。为什么?其实根本不是“多谄”,而是勒索。王温舒通过打击奸猾之民威吓豪强,手里又掌握着权势者的罪证,达到了一种要挟勒索。史称“奸猾穷治”,中尉中的奸猾之徒也都藏匿起来不敢犯事了。豪强权势者战战兢兢,还得拍手叫好,王温舒便“称治”,从此还得到了豪强权势者的庇佑。这就是为什么汉武帝轻易查不出来他有问题。

 后来王温舒被派往击东越。司马迁借机插入说,王温舒议政不合汉武帝的心意,就犯法免职了。后来汉武帝修通天台,王温舒自告奋勇请求用中尉以下逃避兵役的人为劳工,汉武帝又任他为监官。王温舒复职后,奸邪之事立马少了一些。可见这个人的能力。这里司马迁颇有所指,认为王温舒是因得罪汉武帝才被惩处,又因逢迎汉武帝重得起用。然而需要注意的是,王温舒是因犯法数废数起。说明他小罪不至于死,大过还未暴露,从频繁被纠免来看,汉武帝对他已有所觉察。只不过碍于这家伙勾结朝中权势者,太能掩饰,又的确有点能力,故也能数废数起。

 有人看出王温舒朝不保夕,早晚会被制裁。故而等发兵大宛,便顺水推舟,告发了王温舒。史称“温舒匿其吏华成,及人有变告温舒受员骑钱,它奸利事,罪至族,自杀。”这可不是小罪,而是连同大罪一并告发。一夜之间,王温舒身败名裂,自杀。所有奸事暴露无疑。从其家里搜出千金,被诛五族。其竭力打造的权势顷刻垮塌。这也是其树敌太多,仇家太多的缘故。

 王温舒的死昭示了酷吏的宿命。打盗贼,盗贼仇而愈起。不打则失职、民怨。打豪强权贵,遭诽谤,不打则上责。无能则罢免,耻罢免则敢治,敢治则非难愈多。得罪任何一方,走任何一步,最终都难保死路一条,身败名裂。张汤缢于诬告,晁错哀于宗室,郅都死于外戚,宁成败于贵戚,义纵毁于守财,赵禹废于孤行,尹齐悲于尽职,杨朴免于败兵,咸宣刎于僭越。这一切都恰如张汤母所言,横竖都是“被污恶言而死”的命。

 至于张汤,在此不述,此人为司马迁严重抹黑。因此汉书里把张汤请出了酷吏列传,多少恢复了对张汤较为客观的定位。

 司马迁还说“自宁成、周阳由之后,事益多,民巧法,大抵吏治类多成、由等矣。”把“事益多,民巧法”扣在两个酷吏的头上,本末倒置。

 “事益多”,怎么多呢?前面说了,先是汉初以来法制罔疏,又承袭了秦朝时奸轨其极的惯性。文帝专擅包容厚纵,对犯罪之人不用刑,打造面子政治。自然也就没有所谓刑狱。这并不代表没有社会犯罪,从文帝因造假币盛行而改四株钱,到盗贼游侠杀人僭法横行无忌,再到地方势力作奸犯科勾连结社,以及官僚受贿等隐性犯罪来看,“事”从未停止过暗中膨胀。汉文帝时期只能掩耳盗铃。后来“孝景时,鼂错以刻深颇用术辅其资,而七国之乱发怒于错,错卒被戮。其后有郅都、宁成之伦。”更是一语道破七国之乱的爆炸效应,使得汉朝有了治理地方犯罪的危机感,面子政治的突然崩塌,导致犯罪活动大面积浮出水面,汉朝也只好从文帝时期的罔疏宽纵,走向真正意义上的集权法治。

 更严重的是,汉文帝时朝廷对四夷只是搞了一套虚有其表的外交安抚政策,等汉武帝上台后不久就引发了严重冲突。武帝若此时不平定,很难再将其收归中国统治。武帝相较文帝,维护和巩固了大一统。这也是吕后、文帝时期重外交名分而不重实际控制的反效果引发的。

 郅都死后,宁成出现前,“都死,后长安左右宗室多犯法”才是实景。宁成被提拔,不但是因为早就有宗室多犯法的现象,还在于郅都对宁成的欣赏,才被汉武帝“召成为中尉。”

 在周阳由、宁成之前,汉朝已是“多事之秋”,问题也因无为之治积累爆发出来。从七国之祸到整饬吏治,再到打击豪强盗贼及权贵不法之徒,包括置郡县于四夷真正进行行政统治,把这个烂摊子丢给了景、武二帝,尤其是汉武帝,汉文帝享受美名去了。又哪里有什么周阳由、宁成登台前的大好风光?

 “民巧法”更与周阳由和宁成的出现无关,一方面如上所言,汉初社会本就有着“奸轨其极”的惯性土壤。又因汉武帝改革修法,励精图治,才造成犯罪和执法井喷的现象。加之“四夷侵陵”带来的战火,使得如定襄这种地方颇有趁机作乱的现象,导致豪强盗贼趁机在民间兴风作浪,趁火打劫。

 攘外安内,汉武帝是同步进行,相辅相成进行。

 许多情况下酷吏都是伴随着打击盗贼的需要和严惩地方奸豪而任用。

 义纵自不用说。

 王温舒,事张汤,迁为御史,督盗贼,杀伤甚多。

 尹齐,事张汤,汤数称以为廉。武帝使督盗贼,斩伐不避贵埶。

 杨仆,宜阳人也。以千夫为吏。河南守举为御吏,使督盗贼关东,治放尹齐。

 田广明,郑人也。以郎为天水司马。功次迁河南都尉,以杀伐为治。郡国盗贼并起,迁广明为淮阳太守。

 这些人皆是为打盗贼启用。而不是启用后才有盗贼。同时,汉武帝对这些官吏也多严加监督。一旦有过,轻则免职,重则抄灭。故“吏治亦治吏”。史称“吏民轻犯法”。

 汉武帝用酷吏是决心整饬和治理国家,摆脱无为德化的伪法制,打造一个法制和谐的土壤。更是为了维护国家统一和社会安定。怎奈历史惯性不好,遗留问题很多。实也不是汉武帝一人一代能够摆平。电视剧《汉武大帝》开头有一段意味深远的台词,大意是“许多事只有天知道,对于已经发生的,想改变也来不及了。”颇能映射汉武帝的治国心境。中国的吏治一直延续到明清,且越来越专制和残酷,直至礼法杀人,诛延九族。可见吏治并不是虚有其表,反而从来都是治国的重要手段。如果说汉朝法制还带有人治情结,还参杂有诸如“所爱者桡法活之”“上怜之”之类的人情色彩。那么后世则完全变成了生硬的机器。汉朝法制中的人治不过是润滑剂。是给从人治到法制转换一点空隙的润滑剂。毕竟秦亡不是因为法制不健全,而是因为法至密则窒息。王霸杂用,儒法并重无非就是从人治情结上弥补法制带来的硬伤。


56
Tags:汉武帝 治国 酷吏 责任编辑:鲁-刘思龙
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2/2/2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<---分享请点图标
上一篇 汉初三杰之三-----大将韩信 下一篇谋圣张良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 

中华人民共和国信产部备案编号: 粤ICP备14039164号
Powered by qibosoft V7.0 Code © 2003-2012 qibosoft .
站长:粤惠州刘爱民 联系方式:liuaimin@qq.com QQ:33567224 微信:elsanlau
Copyright © 2003-2015漢家劉氏网 & http://www.liu-home.com ™. All Rights Reserved

2003.01.01---2015.01.01=12 year